历史

铁血南苑:赵登禹座车被日军打成蜂窝殉国,日军慨叹“甚为可哀”

作者:551资讯来源:551资讯 2021-04-26 19:24:40 我要评论

1937年7月28日,北平大红门天罗庄,一辆别克车被击中五六十枪几成蜂窝状,一位端坐后座身穿军便服的将军,头部和...

  1937年7月28日,北平大红门天罗庄,一辆别克车被击中五六十枪几成蜂窝状,一位端坐后座身穿军便服的将军,头部和胸部均有弹孔已经身亡。日军在轿车旁找到腿部被子弹贯通正趴着装死的司机证实,后座遗体就是南苑战斗总指挥赵登禹将军。

  日本杂志《满洲俱乐部》第39期南苑交战记录中,用“甚为可哀”四个字形容了赵登禹将军牺牲。一位中国将军殉国,日军为何要说“甚为可哀”呢?我们只能从赵登禹身先士卒血战日军不归还的悲壮历史中一窥究竟。

  铁血南苑:赵登禹座车被日军打成蜂窝殉国,日军慨叹“甚为可哀”

  1898年,赵登禹出生于山东菏泽一贫穷农家,只上过两年私塾,后师从朱凤军习得一身好武艺。1914年,赵登禹长途跋涉赴陕西投奔冯玉祥第16混成旅。可惜部队编制已满,赵登禹一力坚持之下才当了一名只管饭不发饷的副兵。

  赵登禹身高1.9米,穿的鞋足有1尺2寸,军中根本找不到合适衣服鞋子可穿,只能衣衫不整地出操训练。不过赵登禹身材魁梧肩膀宽阔,再配上方正的国字脸自带男人阳刚之气,于是前来检阅部队的冯玉祥一眼就注意到这个衣着特殊的兵。

  冯玉祥也是大脚片子,遂让赵登禹穿自己的鞋子。赵登禹毫不在乎冯玉祥官位之高,拿起鞋子就穿,颇有宠辱不惊的劲头。冯玉祥当即就喜欢上了这个爽直的山东汉子,随口又问:“练过吗?跟我摔三跤试试?”,“当然练过,真摔还是假摔?如果我把你摔倒咋办?”

  冯玉祥身手也不错,但被赵登禹连续三次直接撂倒在地。旁边观战的连长急得直冲赵登禹喊“让你摔还真摔啊!”,不过冯玉祥一点也没着急,爬起来就让赵登禹跟着他走。就这样赵登禹成了冯玉祥贴身亲兵,并被调教成文武全才,正式开启了充满传奇色彩的军旅生涯。

  铁血南苑:赵登禹座车被日军打成蜂窝殉国,日军慨叹“甚为可哀”

  赵登禹在西北军初露锋芒还源于现代版武松打虎故事。1918年,赵登禹随冯玉祥驻扎在湖南常德,附近德山常有华南虎出没。有一次赵登禹任务在身遂不顾当地猎户警告毅然翻越德山,还真与猛虎狭路相逢,自是经过一番搏斗将老虎打死。

  兴奋的冯玉祥让县城照相馆拍摄了一张赵登禹骑在猛虎身上挥拳照片,并称其为“打虎猛将”,自此赵登禹“武名”在部队传扬开来。

  后来赵登禹跟随冯玉祥参加过第一、二次直奉大战,凭其军事才华以及冲锋在前勇猛表现屡立战功,由排长、连长、一路升至西北军27师师长。只是中原大战冯玉祥兵败被阎锡山扣在山西,40万西北军分崩离析,其旧部宋哲元投靠张学良被改编为29军,赵登禹也由师长缩为29军37师109旅旅长。

  而真正让赵登禹声名大噪的,还是其担任前敌总指挥阻击日军进入华北的喜峰口大捷,并自此成为日本人心中挥不去的噩梦。

  铁血南苑:赵登禹座车被日军打成蜂窝殉国,日军慨叹“甚为可哀”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日本人侵占我国东北三省,蒋介石执行不抵抗政策,赵登禹难抒救国之志,遂教育士兵“不扰民、真爱国,誓死救国”,并以日军为假想敌日夜操练。

  因为29军并非蒋介石嫡系,也不得张学良重视,所以武器装备极为简陋,无奈只能沿袭旧军队传统,自制一批大刀发给士兵,以补枪械不足。赵登禹为此亲自示范,将自己拿手的大洪拳与六合刀法以及无极刀法完美融合,训练出一支擅于拼刺刀近战的大刀队,时刻准备与日军一决高下。

  铁血南苑:赵登禹座车被日军打成蜂窝殉国,日军慨叹“甚为可哀”

  1933年3月4日,日军侵占承德逼近长城各口,威胁平津安全。3月9日日军铃木师团直抵长城喜峰口。喜峰口位于河北迁西与宽城交界处,路通南北,扼守着东北入关必经之路,自古就是兵家必争之地。我29军奉命赴长城阻击日军,军长宋哲元任命109旅旅长赵登禹为喜峰口前线作战总指挥。

  当时109旅只有十几挺机关枪,步枪也很少,每人只有8枚手榴弹,全旅最主要的武器就是大刀。而日寇派出5000兵力以及大批重炮、飞机对喜峰口发起猛烈攻击。

  赵登禹部弹尽粮绝只能靠白刃战与敌肉搏拼杀,激战两天两夜,长城关口20余次失而复得,未让日军前进一步,战况甚为惨烈,赵登禹也中弹负伤。

  铁血南苑:赵登禹座车被日军打成蜂窝殉国,日军慨叹“甚为可哀”

  3月11日夜,赵登禹分析敌我武器装备相差悬殊,不如利用我方擅近战、夜战的优势,靠夜袭出奇制胜。当夜赵登禹亲率500名大刀队员,只带大刀、手榴弹、短枪翻山越岭绕到敌后,直扑两个日军宿营地,将还在睡梦中的日军用手榴弹炸死,偶有逃窜出的日军也被大刀砍死。

  赵登禹价值180银元的军刀被砍出缺口,现场之惨烈使日军心惊胆战,乃至日后路过喜峰口的日军将此地称为“砍头口”。赵登禹此次夜袭砍杀日军1000余名,炸毁重炮18门,取得九一八事变以来中国军队对日作战第一次胜利,史称喜峰口大捷。

  日本《朝日新闻》对此做如下评价“明治造兵以来,皇军名誉尽丧于喜峰口外,而遭受六十年来未有之侮辱。”

  铁血南苑:赵登禹座车被日军打成蜂窝殉国,日军慨叹“甚为可哀”

  当时日军根本没料到我109旅会冒险夜袭。在日本服部卓四郎的《热河长城作战》中曾有这样的记载,当时我方在长城上驻防,日军在长城下布防,赵登禹将军并未率队从上往下冲,而是率队夜行军绕到敌后。

  因为那时中国军队饮食营养差,许多士兵都患有夜盲症,夜间爬山根本找不到路,所以日军认为我方没有夜袭能力。只是日军做梦也未想到赵登禹深怕士兵迷路,竟带伤亲自带路,沿着滦河冰面反射的月光一直走下去,一夜行军30多公里直取日军大营与三家子两个营地,真正打了日军一个措手不及,急得日军大呼这不符合科学逻辑啊!

  虽然西北军素有军官冲锋在前的习惯,但赵登禹毕竟是将军,不惜有伤在身仍坚持亲历险境,不仅鼓舞了士气,也彰显了中国军人誓不做亡国奴的志气与精神。不得不说日军的科学逻辑在赵登禹凛然大义面前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赵登禹将军顿时成为国人心中抗日英雄,国民政府授其陆军中将军衔以及最高荣誉勋章,其所属109旅也扩编为132师,赵登禹任师长。远在上海的音乐家麦新被赵登禹大刀猛将精神所感染,创作了气势磅礴的《大刀进行曲》,将109旅大刀精神唱响大江南北。

  铁血南苑:赵登禹座车被日军打成蜂窝殉国,日军慨叹“甚为可哀”

  不过赵登禹将军并未志得意满躺在功劳簿上睡觉。有一张赵登禹将军在喜峰口大捷后拍摄的照片,可以明显看到将军左腿绑着绷带有伤,但是照片一侧留言“腿伤只是小纪念,战死沙场才是大纪念”,尽显赵登禹不驱除日寇誓不休的英雄本色。

  喜峰口一战使日军见识了赵登禹部大刀的厉害,不得不在脖子上套上铁围脖加以防范。赵登禹大刀队就改竖劈日军照砍不误,可是大刀并未能阻住日军对我华北地区进一步侵犯。

  铁血南苑:赵登禹座车被日军打成蜂窝殉国,日军慨叹“甚为可哀”

  1937年,卢沟桥事变爆发。当时平津附近除了宋哲元29军外,已无其他中国军队。宋哲元通电全国“卢沟桥是29军的坟墓,誓死保卫祖国”。

  7月26日,日军司令官香月清司给宋哲元下了最后一道通牒,要求29军于27日中午前撤离北平及周边地区。宋哲元对此通牒予以严词拒绝,于是日本下达了进攻29军进而侵占平津的命令。

  刚被紧急调到南苑的132师师长赵登禹,受命担任南苑前线作战总指挥。南苑位于北平城外8公里的南郊,团河以北,属于旧城外缘是进出北平咽喉要地,而且南苑当时还是中国军队兵营以及飞机场,自然成为日军主要攻击目标。

  铁血南苑:赵登禹座车被日军打成蜂窝殉国,日军慨叹“甚为可哀”

  赵登禹所部132师属于29军预备队,平时主要驻守长辛店,比高碑店还要远些的地方。赵登禹接到命令紧急率部队赶赴南苑时,却被日军纠缠于团河以南地区。

  可当时南苑只有佟麟阁将军一人支撑,急需得力悍将赴南苑担任作战总指挥。于是赵登禹留下两个团与日军继续作战,而后孤身赶赴南苑。此时已经到了27日,赵登禹接管南苑部队短短几个小时后,日军就开始对南苑发起猛烈攻击。

  当时驻守南苑的中国军队有张自忠38师的两个团、郑大章骑兵9师的部分骑兵、29军副军长佟麟阁指挥的军训团,只能由这些不同建制的部队混搭阻击日军。

  可以说赵登禹身边没有自己的基本部队,指挥南苑战斗属于仓促上阵,尤其是军训团都是宋哲元意欲为将来培养的学生兵,有的连枪支怎么用都还不知道。但赵登禹面对具有绝对陆空优势的日军毫不畏惧,给1500名学生训话时慨言“我能在喜峰口能打败小日本,同样也能在这打败他”。

  赵登禹将军就是在这样情况下指挥南苑部队反击,应该说指挥得相当出色,日军最初几次进攻都未能攻破南苑外围阵地。

  铁血南苑:赵登禹座车被日军打成蜂窝殉国,日军慨叹“甚为可哀”

  无计可施的日军只得运用了航空兵,7月28日清晨,日军出动30余架战机对南苑狂轰乱炸,敌我力量相差悬殊,我方伤亡较大,成片成片学生兵接连倒下。日军从南苑东西两翼攻进南苑,赵登禹亲率29军卫队旅与学生兵与日军陷入肉搏战。

  29军一位老兵张士宗回忆:赶去南苑团河前线指挥的132师师长赵登禹,从随从手中接过把大刀,就右手持大刀,左手拿枪,然后凭着一身虎胆跟日本人打了起来,日本人看到杀红眼的赵登禹,一个个都不敢靠近,生怕被他斩杀于刀下。

  这应是平津战役中最激烈的一场战斗,日军付出1400余人伤亡代价后,于28日中午时分已占领了南苑大部分区域。赵登禹转移到一棵大树下继续指挥南苑战斗,直到宋哲元命赵登禹撤离南苑赴北平大红门集结重整部队继续反击。

  赵登禹与佟麟阁商议兵分两路,一路向北赴北平大红门,另一路向南撤离。赵登禹乘坐一辆别克轿车,率29军重武器以及汽车辎重运输部队,沿大路向北撤往北平。

  大红门南路当时是南苑赴北平的唯一公路,乘汽车从南苑到北平只需十几分钟车程。可是赵登禹的车队到达大红门南路天罗庄附近时却遭到日军伏击。

  铁血南苑:赵登禹座车被日军打成蜂窝殉国,日军慨叹“甚为可哀”

  赵登禹将军撤往北平遭遇日军伏击路线图

  原来日军早已在大红门一线布下重兵埋伏,专门等待赵登禹车队的到来。据二战后日军资料记载,7月28日午后12点40分左右,埋伏日军看到29军撤退的步骑部队进入伏击圈,并发现队伍中混有两辆卡车与一辆顶上覆盖伪装网的轿车,于是日军判断这几辆车应该是29军南苑指挥机关。

  当29军撤离部队距离只有300米时,日军重机枪一起开火。猝不及防的29军官兵,尤其前面开路的郑大章骑兵纷纷中弹倒下,29军队形陷入一片混乱,而3辆中国汽车反应迅速,不仅没有退却,反而边射击边开足马力向前猛冲。

  但是没有任何装甲防弹措施的3辆中国军车,在日军机枪密集扫射之下,都未能攻入日军防线。当日军接近被击毁的那辆轿车时,在车内后座上发现了赵登禹将军的遗体。

  铁血南苑:赵登禹座车被日军打成蜂窝殉国,日军慨叹“甚为可哀”

  赵登禹将军座车遭遇袭击后的照片

  赵登禹将军本可乘坐汽车快速撤离,那他又为何向日军防线猛冲呢?原来赵登禹率部队沿大路撤往北平,一路几乎都是平地。而日军埋伏的天罗庄这儿有一条弯曲的土埂,日军将两个机枪中队放在土埂上埋伏,可以从正面、左侧面两个方向交叉伏击29军撤退部队。所以29军骑兵遇到伏击想打上土埂,没冲上去,损失很大就撤下来了。

  当时赵登禹的车就在骑兵后面,日军在左侧伏击,赵登禹汽车速度快完全可以转向右侧撤离,可他却没有撤离。

  他知道自己的部队已经失去建制,唯有几辆车一起冲向日军阵地,才有可能使其部队摆脱险境。因为那两辆卡车上都是其大刀队成员,近战能力强,一旦冲上日军阵地散开肉搏,就能分散日军机枪火力,以便重新集结29军重新发起攻击。

  简单说就是赵登禹将军这一冲,就能使29军趁日军火力减弱时机撤离,也确实有一部分29军士兵藉此安全撤了出来。

  赵登禹本打算凭借车速两三分钟冲上日军阵地就砍,只可惜几辆车都未能冲上去。一方面因为赵登禹这几辆车一冲,就成为日军所有武器火力攻击重点,卡车又没有装甲防护措施,以致卡车上许多人还没来得及下车就牺牲在车里;另一方面赵登禹的车冲得最快,却被一匹死亡战马卡住熄火成为日军机枪扫射目标。

  当时车内还有一名卫兵与两名参谋,与赵登禹一起殉国,可以说赵登禹与其士兵已经为保卫北平尽了最后一份力。

  铁血南苑:赵登禹座车被日军打成蜂窝殉国,日军慨叹“甚为可哀”

  据29军老兵回忆,当时赵登禹中弹后,卫兵曾想带他撤离,但赵登禹自知不行了,就对卫兵说:“军人战死沙场是本分,城内还有老母亲,告诉她忠孝不能两全,但我对得起祖宗了”。

  赵登禹素来推崇“孝思维则”,一生侍母甚孝。7月26日,赵登禹赶赴南苑前曾回家跪别高堂老母,又看了看怀孕7个月的妻子,抱了抱年近4岁、2岁的一双儿女。赵登禹侠骨柔情爱母亲爱妻儿,但其将国家民族大义置顶,拜别家人抱着必死之心赶赴南苑。

  也许赵母已有预感,在儿子临走前,拿出儿子长城抗战时获得的云摩勋章,鼓励儿子奋勇杀敌。如此大义母子怎能不令人动容?如此铁骨铮铮的赵登禹怎能不令人敬佩?

  铁血南苑:赵登禹座车被日军打成蜂窝殉国,日军慨叹“甚为可哀”

  英雄殉国寒风悲鸣,那么日军又是如何得知赵登禹撤退路线呢?当时许多人怀疑大汉奸潘毓桂出卖了赵登禹,因为潘毓桂偷出29军作战计划送给日本人,使日军能先于29军行动,确实有重大嫌疑。

  但是出卖赵登禹的29军内鬼却另有他人。原来29军参谋周思靖曾赴日本留学,被日本情报组织收卖,回国后凭借冯玉祥之子冯洪国关系进入29军,成为潜伏29军内部特务。

  本来赵登禹与周思靖并无交集,只是28日中午赵登禹撤离时向冯洪国说起撤离路线,恰在旁边的周思靖闻讯赶紧躲进屋里给日军打电话告密“他(赵登禹)已经上车”。

  由此日军才能准确无误地伏击赵登禹将军,战后又在战场上四处寻找赵登禹在哪里。而29军南撤的那路人马却未遭到太大阻击顺利撤离,足见日军已将兵力专门集中伏击赵登禹。

  而与赵登禹同时牺牲的还有佟麟阁将军,可叹两位精忠报国名将竟丧于告密内奸之手,而被伏击的29军失去指挥官,也遭到近乎被屠杀的攻击。

  日军证实赵登禹将军已经阵亡后,日本多家媒体对南苑战斗进行报道,称赵登禹将军在此战中“名誉地战死(光荣牺牲)甚为可哀”。尤其是《大陆战史》一书中对南苑战斗曾做如下记录。

  ……战斗是在雷雨之中爆发的,尽管进攻猛烈,但敌将赵登禹防守非常坚固,几经阻战无法轻易拿下。日军编队轰炸和炮击不断进攻,……但赵登禹部以必死之决心,火力始终没有减低……地面上到处都是战死的尸体,这就是一场白日下的噩梦。

  《大陆战史》本为记述日军“光荣战绩”,可其字里行间不由自主流露出赵登禹在南苑血战中的忠勇。可见赵登禹于喜峰口率大刀队夜袭,以及在南苑与日军面对面肉搏,无形中赢得向来崇尚武士与强者的日军尊敬,所以说起赵登禹殉国才会用“甚为可哀”形容。

  铁血南苑:赵登禹座车被日军打成蜂窝殉国,日军慨叹“甚为可哀”

  赵登禹将军在大红门为保护北平流尽最后一滴血,享年只有39岁。赵登禹牺牲后,年仅27的妻子倪玉书为躲避日军迫害,携子女避居他乡东躲西藏。北平红十字会将赵登禹遗体草草掩埋,龙泉寺方丈念其忠义将其遗体寻回,灵柩暂放龙泉寺中。

  历史不会忘记民族英雄,1937年7月31日,国民政府追赠赵登禹为陆军上将。1946年7月28日,民国政府在北平为佟麟阁与赵登禹隆重举行国葬仪式,并将赵登禹将军安葬在距卢沟桥一公里的西道口铁道桥上坡处(原为日军进攻宛平城时的炮兵阵地),实现其生前“军人抗战有死无生,卢沟桥就是我们坟墓”的誓言,使其永远镇守北平大门。

  铁血南苑:赵登禹座车被日军打成蜂窝殉国,日军慨叹“甚为可哀”

  当时赵家人依旧流落在外,赵登禹安葬时一位亲属也没有,就由佟麟阁之子佟兵为其打燔祭奠。1947年,北平市长何思源签发政府通报,将新修建的北沟沿命名为赵登禹路,南沟沿命名为佟麟阁路,草帽胡同命名为张自忠路,新中国成立后保留了这三条街道并沿用至今。

  1952年,毛主席亲自为赵登禹签发烈士证书,并为其家属签发了第80号烈属证。2009年,赵登禹被评选为“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赵登禹将军用鲜血实现了“战死沙场才是大纪念”的誓言,碧血丹心永流传。

  #追寻先烈足迹#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粟裕为什么年少离家后再没回

    粟裕为什么年少离家后再没回

  • 铁血南苑:赵登禹座车被日军

    铁血南苑:赵登禹座车被日军

  • 为何关羽要“月下斩貂蝉”?

    为何关羽要“月下斩貂蝉”?

  • 宋朝奇闻:农妇谋害丈夫,“

    宋朝奇闻:农妇谋害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