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历史图片奸杀 绿河杀手案件

字号+ 作者:551j 来源:551j 2022-08-03

(说历史的女人——第1738期) 首先我们必须承认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案件! 在这个案件中,我们看到了两个非常突出的全人类社会都共同面临的问题和难题: 第一个是在人类社会中,

(说历史的女人——第1738期)

首先我们必须承认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案件!

在这个案件中,我们看到了两个非常突出的全人类社会都共同面临的问题和难题:

第一个是在人类社会中,相对于男性而言,处于弱势群体的女性,她们如何保护自己,或者说她们如何确保自己不受侵害,包括强奸和被杀害等。

第二个是在人类社会中,婚姻中夫妻双方所扮演的角色,以及彼此要承担的互信和忠诚,这是伦理范畴的问题。

今天,笔者所要讲的这个案件,刚好都涉及到这两个问题。接下来,我们先来看看这起案件的始末情况。

这起残忍的连环杀人案的凶手叫加里·里奇韦。

如果说,我们不告诉你加里·里奇韦是杀人凶手,单是让你看他容貌,以及他作为杀人犯之前的人生履历的话,你一定不会把他和杀人犯联系起来。

先说加里·里奇韦的形象,此人并非我们普遍认为的美国人那样——是大块头,高大威猛。事实相反,加里·里奇韦身材不仅很矮,而且很瘦,头发很稀疏,长着灰黄色的小胡须,还戴了一副眼镜,说话的声音低低的。说实话,他的这副“尊容”与人们心目中的“杀人恶魔”真是有点“不匹配”!

其实,这样的情况,让笔者想到了另外一句话——没有谁天生是杀人犯或令人厌恶的恶魔,他们都不过是被残酷现实所改造的结果。其实,我们每个人又何尝不是残酷现实的“杰作”呢?我们年少时的理想和情怀,基本都化为泡影,最后都变成了生活要求我们变成的样子,麻木、没有理想、按部就班、古板、等死!唯一的区别无非是被生活改造的程度多少而已!有的被生活改造了骗子、有的被生活改造了杀人犯,比如今天我们要说的这位!

一:加里·里奇韦是如何被无情的生活,重新塑造的?

在此,我们有必要对加里·里奇韦的人生进行一个粗略的梳理,在他的人生历程中,有三个节点,或者说三段经历,对他的影响是致命的。

第一个节点,或者说第一段经历。

任何人的人生之初,都应该是非常美好的,毕竟每个人在出生的时候,都是一个可爱的婴儿,是一个令人疼惜的天使。同样——1942年出生于犹他州盐湖城的加里·里奇韦,也曾经是一位天使。

一个人在处于婴儿或天使阶段的时候,其人生犹如一张洁白无瑕的纸,干干净净,一尘不染。但是,这张纸上以后会绘制出什么样的图景,一开始却要取决于他的家庭情况,包括父母——毕竟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

在此,我们先来看看加里·里奇韦的人生“第一任老师”!加里·里奇韦的父亲,是一名公交车司机;母亲,则是一位身材火辣穿着前卫或者喜欢打扮的妇女,用她邻居的话说,那是一位美艳的女人。此外,她的脾气还十分火爆,对待孩子和丈夫经常很凶。比如加里·里奇韦的母亲曾经因和父亲吵架,吵到火爆状态后,她把一个盘子朝丈夫头上直接砸去。

生活在这样一种家庭,天天目睹这些疯狂的场景,对于加里·里奇韦幼小的心灵起到了极大的刺激。

除此之外,还有一件事,也对加里·里奇韦有着极大的刺激。那就是加里·里奇韦小时候有一个尿床的习惯,直到十几岁。结果是,每次加里·里奇韦一尿床,他就会被母亲拉到浴室清洗下体。如果说加里·里奇韦年幼时,尚可理解,问题是后来加里·里奇韦已经长到十几岁,处于青春期,对两性之间已经比较敏感。但是,加里·里奇韦的母亲却一直避嫌。

后来,加里·里奇韦经常偷偷翻看母亲的泳装照相册,同时又感到深深的不安和自责,并且有一种负罪感。这让他很痛苦。可以说,此事在他的生命中留下来一道无形的阴影。

第二个节点,或者第二个因素来自于他的父亲。

加里·里奇韦小时候,经常乘坐父亲开的公交车。每次,他都会发现父亲会对每一个上车的女性用审视的眼光看待,还当着加里·里奇韦的面说:某个女人就是肮脏的妓女!但是,父亲在咒骂妓女的同时,却还经常去嫖妓。

父亲这种对女性复杂的态度,在无形中,也影响到了加里·里奇韦。

第三个节点,或第三个因素来自于他的妻子。

加里·里奇韦一生结过了两次婚,但是第一任妻子对他的打击可以说是致命的,也可以说是毁灭性的。如果说,加里·里奇韦的人生一直在积攒炸药,但是引爆的正是他的第一任妻子,让他彻底从一个准危险分子变成了危险分子。

加里·里奇韦在少年时,有点愣头青。在上中学的时候,他毫无缘由地用一把小刀捅了一个小男孩,险些要了那小男孩的命,而事后问及原因,他竟然说只是想试试捅人的感觉。真是令人错愕!

这个愣头青傻小子因为智商只有80,学习成绩很差,比别人晚了两年才勉强高中毕业。不过智商低,并不影响他谈恋爱。在高中时,他和一个女孩谈了恋爱,并且感情还算稳定。所以,高中毕业后过了一年左右,他就和女朋友结婚了!

不过,巧的是,结婚后,加里·里奇韦也刚好到了服兵役的年龄。于是,加里·里奇韦就告别父母和新婚的娇妻,去服兵役,被派遣至遥远的菲律宾。

等加里·里奇韦兵役结束,回到故乡时,等待他的是噩梦——他的妻子出轨了!并且出轨的对象,是他们都共同认识的一位好友!

这对于加里·里奇韦而言,无异于一个晴天霹雳,彻底把他的人生观、婚姻观、女人观、价值观等所有的观,全部揉碎,呈现在他面前的世界变成了一个破碎的、背叛、冰冷的世界。

童年的阴影,开始在他的身上浮出水面,比如他开始像父亲一样咒骂妻子是肮脏的妓女。

他们的婚姻,就在这种咒骂和暴力中,走向结束——他们离婚了!

这桩失败的婚姻,让加里·里奇韦在心里对女人产生了仇恨!

接下来的数年中,加里·里奇韦参加了工作,成了汽修厂的一名工人。并且,还结了两次婚(皆以离婚而终)!但是这种生活,并未改善加里·里奇韦在内心深处对待女人的态度,而且这颗仇恨的种子在他的心中不断成长着,生根,发芽,以至于到最后终于结下了可怕的令人惊诧的恶果。

1982年8月,加里·里奇韦向这个世界伸出了犯罪之手!

第一位受害者是一位16岁的少女,名叫奥帕尔。

接着,在之后的6个月内,绿河地区又先后出现了6具女尸。

随着时间的推移,警方的被害人名单不断增加,不断变长,到最后,一下变成48人(48名女性被奸杀,令人触目惊心)。根据后来的综合资料显示,在这48名被害女性中,大多数被害的时间都在1982年至1984年之间。

从第一名被害者出现开始,警方也是使足了劲,但是依然没有抓到凶手,无奈之下,警方只好为这个没有抓到的凶手取了一个名字,或者说叫代号,叫绿河杀手!

不管怎样,警方虽然一直没有抓到凶手,但是并未放弃追踪。问题是,在这期间发生了一件极具戏剧性的事。那就是在1984年的时候,警方曾经找过加里·里奇韦——原因是当时一名被害女性的男友向警方提供的线索显示:他最后一次看到被害人,她上了一辆货车,而那辆货车正是加里·里奇韦的。

警方找到加里·里奇韦调查情况,因为其长相普通,待人和善忠厚,至少从表面上看起来,根本不像一个专门对女性进行奸杀的凶犯。当警方问及情况,加里·里奇韦说根本不认识被害人。最终来访警察竟然相信了他的话!更为可笑的是,在同一年加里·里奇韦还主动跑到警局向警方提供有关凶杀案的线索。

一个这样的人,让警方相信他就是杀人犯,也确实有点难为美国警察了!

但是到了1987年,警方再次找到加里·里奇韦,这次警方可能已经有所警觉,他们来是采集加里·里奇韦的唾液样本的。但是加里·里奇韦非常配合,警方采集完了后,因为当时的鉴定技术落后,并没有从加里·里奇韦的唾液样本中得到什么有用的证据。

就这样,加里·里奇韦可以继续逍遥法外,在外面继续罪恶的勾当。

但是俗话说,人在做天在看,坏事做太多,总会得到惩罚的。随着犯罪痕迹学技术领域的发展和进步,当警方再次对加里·里奇韦的唾液样本和采集自1982年3名被害人体内的样本进行鉴定时,发现脱氧核糖核酸基因物质完全匹配,这才使警方感到大吃一惊,原来那个其貌不扬在警察眼前晃悠了很久的那个汽车厂工人,极有可能就是困扰他们多年的杀人犯!

于是,在2001年11月30日,加里·里奇韦在肯沃特载货车工厂被警方逮捕归案。

但是此时,距离第一名被害人被奸杀已经过了20年了!

二十年,足以使一个婴儿长成青年,使一位少女变成母亲,使一位中年人变成老人!

二十年,对于任何人而言,都是一个非常长的时间!

更何况,在这二十年里,被加里·里奇韦奸杀的女性多达48人,想想都已经非常恐怖,但是后来根据加里·里奇韦自己的供述,他说自己奸杀的女性,远远不止于这个数字,因为他说还要多,多得连他自己的记忆都出现了混乱,说不出一个具体的数字。所以,法庭最终还是以警方提供的有确凿证据的数据为准,为48人。

当时审判加里·里奇韦的法庭为美国华盛顿州西雅图市的一法庭,公诉人在法庭上对48名被害人的受害细节进行了逐一陈述,加里·里奇韦则在公诉人陈述过程中——每陈述完一个被害人,他就说一次——“我有罪!”

公诉人陈述了48人,加里·里奇韦则说了48次“我有罪”!

根据加里·里奇韦的罪行,法院判了加里·里奇韦48次终身监禁!

至此,这个变态的杀人恶魔,终于得到了法律的制裁!

2005年,导演尤利·隆美尔把加里·里奇韦的罪恶人生进行改编,搬上了银幕,电影名字借用了警方给加里·里奇韦所取之名,就叫《绿河杀手》!

在最后,笔者还是想再次说一下——这个杀人案,并非是一个简单的杀人案,而是一个非常严重的社会问题,对于女性而言尤显重要!

(文/说历史的女人·绿火)

参考资料:《寻找“绿河杀手”》(美国记者通过采访调查,写了一本调查性的案件纪实)。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